6月18日,CyberMiles 首席科学家受邀出席金色财经主办的金色相对论,并就《以太坊2.0时代的N种可能》参与了讨论。

以下是问题实录:

1.从各位的角度看,以太坊目前采用的无状态以太坊、多客户端、信标链staking、rollup等技术,给各位印象最深刻、认为最有应用价值的是哪一个?以太坊的技术处理思路,适合用于其他加密货币网络吗?

以太坊 2.0 是一个 PoS 的跨链生态。与其它 PoS 系统相比,它的重大创新在于它的信标链至少要支持上万个验证人节点。系统会随机选择组合验证人形成应用子链。

以太坊 2.0 一定要有足够的人去 stake 才能成功(标准是 32 个 ETH,现在是早期参与的好机会)。因为验证人数量一定要很多,才能安全地随机选择验证人验证子链的数据。

尽管都是跨链的思路,但是采用大量节点与大量验证人的 ,目前只有以太坊一家,Polkadot 与 Cosmos 都不是这种方法。所以以太坊用来管理验证人的技术是创新的,也应该不会用在其他链上。其他的链远远没有这个规模。

但是随着开发进度的推进,比如 EWASM 虚拟机与 Solidity 智能合约这些技术能够被其他加密网络广泛应用。毕竟纵观整个区块链世界,应用开发的模式都是按照以太坊思路来的。

但决定以太坊成败的其实是 ETH 2.0 的 Phase 0 能不能走通。

2.今天我们的主题是N种可能性,请各位从自身项目研究应用的角度给我们提供一个结合以太坊的解决方案示例?

我们团队偏重在区块链开发工具这块,主要围绕以太坊生态体系打造产品,产品主要是基于 WebAssembly 的虚拟机SSVM、编译器SOLL、与 IDE开发工具。同时,我也在做一家电商公链CyberMiles 做首席科学家,当时主要想解决的就是以太坊性能的问题,因此针对电商的需求,我们做了一些优化,优化了 EVM 虚拟机。从我们的角度来看,除了跨链,以太坊在 2.0 比较大的变动是采用 WebAssembly 虚拟机,并且支持更多的编程语言来写智能合约。

区块链的架构是终极的无服务器架构:我们将智能合约提交给区块链平台,由分布式的节点来执行智能合约,并依据字节码的操作代码与函数所需的存储空间进行计算。在这里,我们可以把智能合约看做函数,区块链看做常见的云厂商,虚拟机看做容器,这与无服务器架构是一一对上的。

那么谈到 ETH 2.0 的应用上,就是智能合约。一个是 Defi,现在发展地已经比较好,另外一个就是以太坊设计的初衷:世界计算机,更广泛地说,就是云计算。目前无服务器架构是云计算(从业人数比区块链大几百倍的产业)里最火的方向,这不是偶然的。

那么我们正在做的事情是,在 WebAssembly 虚拟机上提供 Serverless 服务,更加安全,计费也会像 gas 费那样更加精确。

欢迎大家了解我们的 WASM 虚拟机 SSVM (注:SSVM 由CyberMiles 孵化的 Second State 开发,并将应用到CyberMiles 公链上。)

这不是区块链,但使用了区块链产生的技术,就像 Facebook 发行了Libra,央行发了数字人民币,但他们都没有一条链存在,只是用了区块链产生的技术。

3.从以太坊的进度来看,7月份的阶段0 上线后,是没有其他功能的,例如虚拟机。该阶段主要是完成Staking模型的建立,因此,请各位就对于以太坊的发展给予一定的预测?在这些发展阶段中,各位认为哪些特性成为了发展的关键点?

从以太坊的roadmap 来看, Phase 0 目标是信标链,实现上万个验证人,并且这些验证人能够达成共识。这是关键,如果以太坊只有1000个验证人,那以太坊 2.0 就要重新设计。😂 当然,现在测试链上已经有2万人了,这个目标应该是有信心的。

Phase 1 ,是在信标链上跑通 sharding,有很多子链能够正常运行,这里的关键是安全与可验证。比如,不能让攻击者预测哪些验证人会参与验证某个特定区块。

Phase 1.5 ,今天的以太坊 1.0 变成以太坊2.0 的一条子链,应该至少还要有一年的时间。

Phase 2 ,以太坊 2.0 有了新的 Ewasm 虚拟机,新一代的智能合约应用成为可能。这个阶段的关键是能不能超越以太坊 1.0,把以太坊扩展到区块链之外,让以太坊真正成为去中心化云计算的平台

就像我们已经计划将以太坊发明的 eWasm 虚拟机放到 CyberMiles 上,但更为重要的是,放到区块链之外的云计算平台。

4.以太坊对加密货币的发展功不可没,从私募潮、发币潮、DApp 潮到今天的 defi。最终走出来的还是金融应用,我们是否有可能形成其他的弱金融品类应用。例如无币智能合约,例如智能合约搜索工具的出现及繁盛?

Defi 项目的成功最重要的是要与法币连接,这个问题的解决并不需要以太坊 2.0 成功上线。😂

从应用与应用开发者的层面,我们认为以太坊 2.0 的巨大价值在于实现去中心化的云计算。有了一个去中心化的世界计算机,那随之衍生的应用就非常多了。这需要以太坊2.0 将性能提升到能够让大家接受的程度。

从这个角度讲,我更认为以太坊 2.0 是一场社会试验,他在走没有人走过的路。如果能以太坊做到云计算平台,那就成功了。

*5.以太坊在加密货币领域里已经是木秀于林,从技术角度上看,以太坊似乎已经没有项目可以相比的,从规模上看,以太坊也是声势壮大。最后一个问题是,以太坊上非交易类型的链、币的应用会发展如何?(例如企业版以太坊等),如果把应用领域扩大,以存储、跨链互操作性为主要特点的链是否成为以太坊的竞争者? * 企业版以太坊,存在的时间已经很长了,但是没有什么大动静。企业自己起链是有一定难度的,所以我们也曾在CyberMiles 的基础上提出过联盟公链的想法。链上数据公开透明,企业只需到链上提交应用就可以。

以太坊 2.0 就变成多个子链,这对企业以太坊一方面是难度急剧增加(一万个验证人?今天企业以太坊应用连十个节点的都没几家)。另一方面,企业是不是可以以子链的形式加入生态?

Polkadot 与 Cosmos 刚起来的时候,以太坊并不是他们俩的竞争者,但以太坊在这几年的探索中把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多链系统。子链靠主链保证安全。

以太坊探索过多种链上扩容的方案,比如Plasma,但是都不成功,现在选择了 sharding 这条路,在一定意义上变成了自己的跨链生态。所以现在这三个项目有了一定的竞争关系。

但这其中以太坊的生态体系最为完善,做法最去中心化, 非常值得期待。

但是也有一种可能,以太坊还没成功的时候,Polkadot 已经成功了。Polkadot 现在已经到 phase 1 了,但以太坊连 Phase 0 都还没到。

参与本次 AMA 讨论的嘉宾还有安比实验室创始人郭宇、路印基金创始人王东以及PlatON 高级研究员夏伏彪。